整整一个春夏。为梳理茶的系统脉络。搭配体系明晰的香槟及雷司令酒做了许多活动。活动多是关于茶的知识体系的梳理及讲解。内容其实已经丰富到超过了许多收费天价的茶课。但周围至亲的好友们。还是有人在参加不明就里的茶会。身着长袍做闭目状。吟诵些佛经发朋友圈而沾沾自喜。这不由让我想起著名的康斯坦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写的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似乎没学会表演艺术。很难喝懂一杯茶。

喝茶需要学习表演艺术么?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演员的自我修养》一书中说:“……只有这种充满了人——演员的活生生的、有机的体验的舞台艺术。才能够把角色内心生活的一切不可捉摸的细微变化和全部深度。艺术地表达出来。并且认为:“只有这样的艺术才能完全抓住观众的心。使观众不仅弄明白舞台上所发生的一切。更主要是还能够真实体验到它们。这才能丰富观众的内心的经验。在他们心中留下时间无法磨灭的痕迹。深觉得这与日本静冈文化艺术大学校长熊仓功夫所定义的日本茶道有异曲同工之妙。熊仓功夫先生从历史学的角度对茶道进行分析。并主张茶道是一种室内艺能。

日本茶道

艺能是日语的直译。它包括舞台艺能(歌舞伎、能乐……)民俗艺能(神乐、田乐……)、室内艺能(花道、香道、茶道……)。是通过技艺修炼达到完善个人修养的目的。而室内艺能顾名思义就是需要在室内空间、私人场所进行的艺能。这就需要在室内的所有人参与到室内艺能的表演中。而场所本身的场景布置也讲究搭配春、夏、秋、冬季节的更迭来做相应变化。

参加室内艺能的人。举手投足都要按照规则进行。因此气氛变得安静而小心。甚至是紧张。加之茶道艺能场所没有桌椅。主客都得在无遮的情况下跪坐。在没有视觉障碍物的情况下。站起及坐下的身体动作就格外明显。因此而产生了各种历练身体动作的礼仪。这一切并没有因为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社会变化而流失。相反。作为一种文化模式被保留下来。在经济上扬。茶文化兴起的这些年。日本的室内艺能改头换面来到中国。换成了中式的场景布置跟身着中式长袍的新演员。只是这些演员并没有以增加自我修养本身为目的。可以说这是日本室内艺能流变过程中的堕落吧。

甚至会有这样的标题:“泡茶泡到没有一个多余动作。十年修练也不够。一夜之间。在茶汤里浸泡十年。稍会着装、布景的大批茶道演员新鲜上市。这似乎已经变成屡见不鲜的社会现象。甚至漫步景德镇这种以市井风格著称的手工艺城市。制瓷的小师傅们也学会了故作深沉的泡一杯茶给你喝。喝茶似乎变成了一种加速人跟人阻隔的多余的事儿。我身边许多新结识的朋友得知我通晓茶事都会被吓得提前宣明:我不懂茶啊!茶的台阶太高了。阻挡了许多心思纯粹仅是想靠近了解一杯自然之饮的人。

喝茶早应该进入工业4.0时期了。

在陆羽及千利休所生活的农业社会。茶的体验随着人力的良莠不齐表现的尤为明显。而到了工业发展迅速的时代。大量类似可口可乐这种廉价的标准化的产品通行于世。随后以坚持一成不变。少量的产出品。成了这种廉价标准工业产品的硬币反面大行于世。这算3.0版本。而4.0又是什么呢?

前不久跟朋友在北京一起喝咖啡。发现他没多久就要看一下手机上不知名的app。好奇的询问他是否有新的好玩儿软件?才知道。他正通过app的数据。看上海店铺中每一杯手冲咖啡的出品系数。这引起了我的兴趣。身在异地如何控制自己店铺每一杯咖啡近乎完美萃取比例的出品?听他讲述才知道。店里用了智能化系统冲泡咖啡。一次可以稳定出品五杯不同产地的咖啡。并且比店员手冲萃取的还要好喝。这就是由Poursteady团队出品的咖啡手冲机器人。

成熟的咖啡师可以通过锥形的咖啡过滤器。慢慢将新鲜的咖啡萃取出明亮的花果香及圆润的汤感。但即使是熟练的咖啡师。每一杯咖啡萃取出来的时间都需要五分钟。如果在场的人员增加到五位以上。就足以挑战专业咖啡师的心手协调度。人满为患的咖啡网红店。往往因为出品率的限制被排队买咖啡的人投诉。Poursteady智能手冲机器人的缘起就是因为它的设计师在等待一杯手冲咖啡的时候。花掉了漫长的时间。手冲机器人的首席设计工程师StuartHeys曾经为NASA设计制作火星机器人。所以在制作Poursteady的时候。整个团队几乎没花费什么时间成本就成功了。

实用性及简单稳定的操作是最初设计的初衷。所以这台手冲机器人即使一天制作450杯咖啡。仍旧可以保证每一杯咖啡达到黄金萃取比例而不损品质。咖啡师们可以通过后台app。设定不同咖啡豆的冲泡时间及萃取比例。甚至控制冲泡水流的直径。首席执行官VonMuehlen认为。在咖啡制作的过程中人的参与同样重要。咖啡师通过对咖啡的了解。设定智能参数。让它完成原本要人用手工完成的一切步骤。不仅没有让品质变得粗糙。甚至通过智能调控变得更为精准。对于想喝到咖啡味道本身的饮者。这似乎不再需要看咖啡师专注冲水的表演。直接就可以享受完美的一杯咖啡了。

设计师MarkSibenac和StuartHeys在2013年的MakerFaire(全世界最大型的DIY聚会)上。那时候他们才刚刚决定进行商业化运作。

前不久的一次品鉴会中。我提前在吧台内手冲了一百人需饮用的茶汤。每一次冲泡都按照平时喝起来可口的萃取比例进行。虽萃取出来的茶汤最终让在场许多人惊艳。但这巨大的工作量还是让你觉得劳神费力。但我仍旧拒绝在品鉴会现场。用仅仅能满足五人饮用的表演形式来开场。因为这样就难避免堕入表演者的身份。让“吃茶去变得繁琐复杂。希望阿拉丁神灯赐我一个爱喝茶的NASA智能机器人设计师。设计一款如同咖啡手冲机器人的装备。让我在品鉴会中解放出自己来跟更多的人沟通茶味本身。

“人这个词的拉丁文原意。即“人(persona)是透过(per)面具发出的声音(son)。换言之。人是隔着面具说话的。生活已经让我们不得已带上层层面具。喝茶的时候希望我们不用再读《演员的自我修养》。得味。得自在。(作者:刘姝滢。来源:三联生活周刊。图来源:南茗佳人)